代孕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非法行为_代孕妈妈_小学教师代孕网

小学教师代孕网

代孕妈妈 当前位置:首页 > 代孕妈妈 >

代孕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非法行为

来源:http://xxteacher.cn   时间: 2018-07-23 15:35:30   

  借腹生子?代孕其实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不合法行为。中国早就有过规定,禁止一切形式的代孕行为。

  “客户”不惜重金找人代孕生子,代孕妈妈则通过“出租”子宫赚钱,牵线的代孕机构则从中猖獗敛财——这条看似有需求有市场的产业链十分“完美”,但这是否合法呢?昨日,记者就此采访了山东博实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永浩与环翠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的工作人员。

  代孕行为违反伦理道德

  据朱永浩介绍,卫生部2001年颁布的《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代孕分为体外受精(试管婴儿IVF)和人工授精两种方式,没有任何身体接触,法律对此并没有明确规定。”朱永浩介绍,代孕生子,违反了人类最基本的伦理道德。从代孕的本质来看,是将代孕方的子宫作为“物品”予以出租使用,将孩子作为商品交易的对象,有违公序良俗、社会公德的一面,与国家法律的基本原则相违背。所以,代孕生子是不法行为,代孕机构推出的各项服务,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只是在某种程度上钻了法律的空子而已。

  昨日,环翠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一名工作人员介绍,由代孕妈妈生产的代孕代孕婴儿,是无法办理准生证的,因为办理准生证手续是需要结婚证等相关材料。另外,上户口要经过公安部门审批父母的合法婚姻关系等相关材料,因此,由代孕妈妈生产的孩子也无法上户口。

  有偿代孕可能触犯刑法

  朱永浩表示,虽然目前我国法律没有对代孕合同作出明确规定,但是“代孕合同”在法律上是无效的。从生育权和亲权的角度来看,目前受法律保护的生育权主体仅限于缔结了婚姻关系的夫妻。

  代孕技术的特殊性,使得该技术给社会、患者家庭带来巨大的隐患,与我们现在的伦理道德规范相违背,目前的法律也不允许实施代孕技术,并且,一旦患者因为代孕技术产生纠纷,将没有法律的支持与保护。这也就意味着,不管这份协议设置得多么详细,都没有任何效力,代孕过程中一旦出现问题将会非常麻烦。

  代孕还可能引发一系列的法律问题,除了可能触犯我国的《计划生育法》之外,孩子出生后的交接,也可能触犯刑法相关规定。大部分代孕都是有偿代孕,这样就可能涉嫌违反刑法规定的买卖儿童罪。

  1 2 3 下一页

  代孕机构多属非法经营

  据介绍,由于代孕可能带来各种法律及社会伦理问题,卫生部发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对代孕进行了明确的限制。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如出现实施代孕技术,将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尽管卫生部能管住卫生部门,但难以禁止个人行为,所以,在监管上存在一定的难度。”朱永浩说。

  至于网上的这些代孕机构是否合法,朱永浩表示,其实这些网站大多数是个人行为,并不可能成立庞大的专业服务机构,由于在这方面的法律法规有空白之处,所以让个别人钻了法律空子、打起了擦边球。另外,代孕机构一般都没有在工商部门注册,属于非法经营,所以代孕合同也不合法。一旦代孕服务产生纠纷,没有任何法律可以援引。 记者 李强

  ■代孕案例

  代孕妈妈心生悔意

  跋涉千里赴郑州寻子

  2013年9月10日,《郑州晚报》刊登了一篇文章,介绍一名25岁的女孩余娟(化名)看到网上发布代孕信息后,由于难以抵挡十几万薪酬的诱惑,通过代孕机构做起了代孕妈妈。孩子生下后被代孕机构抱走,女孩心痛不已,刚刚康复出院的她千里奔波到郑州寻子,并且悔恨自己为了贪图17万元的报酬做代孕。

  据采访该新闻的一名记者介绍,他当时用镜头定格了故事中的人物。余娟经过十月怀胎,心里无法接受失去孩子的生活。来郑州之前,她希望能把钱退还给孩子的“父亲”,然后把孩子带回自家由自己抚养。但是,代孕机构和孩子的“父亲”都躲了起来,想要回孩子的难度很大。

  给富商代孕失败

  大学生只拿到5000元报酬

  2011年12月6日,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采访了24岁的于彩妹(化名)。2007年,她在北京某高校读书时,在网上认识了一名姓郭的江苏富商,郭先生奋斗20年,一手创办了自己的大型企业,资产上亿。可儿子却不争气,不能担负起企业经营的重任。郭先生一心想再生个孩子继承事业,可妻子年纪大了,他就动了找代孕妈妈的念头,并“相中”了于彩妹。面对金钱的诱惑,于彩妹答应了。

  2008年12月初,于彩妹再次进行检查时,发现代孕胎儿已经停止发育。两天后,她只好在医院里打掉了孩子。于彩妹神色黯然地说:“躺在手术台上真是身心交瘁,觉得这辈子算是完了,真后悔自己当初的行为!”那次代孕以失败告终,于彩妹只拿到5000元的补偿金。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企业主请人代孕

  未得到孩子却“赔”64万

  2012年10月,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法院审结一起代孕生子抚养权争议案件,最终孩子的抚养权归代孕妇女,求孕的男方还需承担64万元的抚养费。

  厦门一企业主张某的孩子因车祸不幸死亡,求子心切的张某经代孕中介介绍找到了晓玲(化名)为其代孕生子。双方约定,张某每月支付晓玲生活费1.5万元,累计达20余万元。2012年3月,晓玲生下了非婚生女。但是事后,心生悔意的晓玲拒绝将孩子交给张某夫妇,而是自己抚养。在多次沟通无效后,张某不再支付孩子的抚养费,晓玲于是将张某告上了法庭,要求获得孩子的“抚养费”。

  思明区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原告、被告对非婚生女都有抚养的权利和义务。但是,哺乳期的子女应以跟随哺乳的代孕母亲抚养为宜,被告应当支付非婚生女的部分生活费、教育费直至孩子独立生活为止。最终,法官将非婚生子女判决给晓玲抚养,张某每月需支付孩子抚养费3000元,抚养费累计达64万元。

  女方“毁约”溜走

  回老家产下孩子自己养

  全球医院网报道,谢广丽(化名)与陈新明(化名)是通过济南一家代孕机构介绍认识的,陈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想从外地买一个,又担心被公安部门查到。2009年,求子心切的陈新明夫妇与谢广丽签订了代孕合同,通过完全代孕的方式代孕成功。

  在代怀孕后8个多月里,一切都是按合同进行,直到6月14日谢广丽突然离开。她在“失踪”前的一周里,就已经透露出了想毁约的意思,她说自己不想做这单生意了,要把钱退给陈,自己将孩子带走,陈没有同意。6月底,谢广丽挺着大肚子回到了老家,并于8月中旬成功产下了一个男婴。

  谢广丽表示,孩子是绝对不会给陈新明的,钱他可以拿走。如果男方不同意,她就告他强奸,这个孩子就是证明。

  经多方协调,谢广丽将5万元钱的“代孕补偿金”退还了陈新明,陈新明也放弃了要回儿子的念头。 记者 李强 武汉代孕网整理

  上一页 1 2 3


上一篇:传统说法尖肚子是男孩是真的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小学教师代孕网
top